当前位置: 首页 > 热销商品

浏览历史

© 2005-2019 浇园子是一项很劳累的活计春天风大干旱,土壤吸收水分大,半亩地大的小菜园,母亲得用三四天的功夫才能浇完。赶上周末我和妹妹轮流替妈妈压井浇园子。两只手磨了几个大血泡。后来一到周末我就怕压井浇园子。五月节一过,妈妈从下屋的房梁上拿下来晒干的马莲,泡在水坑里,等到马莲泡到柔软后,用来绑黄瓜豆角西红柿架。妈妈的菜园很热闹蓬勃,各种菜苗长势茂盛。每天一大早,我们还在睡懒觉,妈妈就蹲在园子里拔大草松土,给西红柿掐尖打杈。我们盼望着妈妈的菜园开花结果。那样的夏天隐藏着无限快乐。当菜园的瓜秧下结了一个个鲜嫩的瓜纽,妈妈用红布条扎上记号。为明年留下种子。一到七八月份,我们再也不愁吃菜和瓜果了。放学回家,一溜烟钻进黄瓜架,西红柿架下一口气吃个够。每一顿饭前,妈妈总是拿着柳条筐从小菜园摘下一筐各式各样的蔬菜,我一直记得妈妈做的茄子炖辣椒土豆。贴玉米面大饼子的香味。现在的做法怎么也弄不出当年大铁锅做饭的味道。在立秋前,妈妈开始用刀片拉长豆角,茄子干为过春节备一些干菜。一到秋天房墙上挂上一长串大蒜红辣椒茄子干豆角丝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